莱茵哈德•摩恩

出类拔萃的企业家



你必须让人们相信你。”——这是莱茵哈德·摩恩最具影响力的座右铭之一。无论他是在战争中服役的年轻军官,还是之后成为二十世纪出类拔萃的企业家,他始终将此座右铭谨记于心,并时时用于工作之中。


十六岁时,摩恩在学校作文里写道:在我今后的人生中,“我要尽可能地完成更多的事情”。他说他想要做出些成就,做好继续调整和学习的准备,而且把他取得成功的决心视为对社会的承诺,视社会安乐为己任。一个十六岁的孩子,竟有如此想法,不禁令人钦佩。


事实上,在贝塔斯曼集团实现人生抱负并非他的初衷:年轻的他,在自然科学方面很有天赋,有着完全不同的规划。24岁时,他从美国战俘营回到了被战争摧毁的故乡居特斯洛。那时他想成为一名工程师,但并未如愿以偿。


战争几乎摧毁了一切。贝塔斯曼出版公司的车间和机械设备大部分遭到了毁坏,濒临停业。1944年,公司因非法购纸而被责令停止运营;作为二战时德国国防军文献《Feldpostliteratur》(军队文艺版) 的最大供应商,贝塔斯曼在巨大政治压力下艰难生存。在400名前雇员中,大约只有150人留了下来。战后各方面条件非常恶劣,年轻的莱因哈德面对的是在破产边缘上的家族企业。不过,他最后成功地将它变身为一家跨国公司。


恩酷爱步行,可以在周末轻松徒步走完30公里,一路上琢磨如何面对各种挑战。他能够感觉到故乡的人们对他的期望。他的大哥在二战中丧生,二哥在执行行动时失踪,父亲海因兹·摩恩(Heinrich Mohn) 也病重。他从未忘记过,居特斯洛的员工和他一起在严寒和废墟中并肩作战,清理破败的场地,帮助公司起死回生。在二战中,作为一名年轻军官,他自然而然的学到了很多领导才能。正是这些才能帮助他应对管理业务上的各种挑战。1946年冬天,在面对留下的员工的第一次演讲中,他仍然坚信自己的座右铭:“你必须让人们相信你”。


视员工为合作伙伴

 

从一开始,他就视贝塔斯曼的每一位员工为合作伙伴。企业文化的支柱就源自他的这种信念。莱茵哈德·恩比任何人都懂得如何通过授予自主行事的自由来激励员工。他并不喜欢严格的等级制度。作为经历过纳粹统治的年轻人,他十分清楚盲目的顺从权威会导致什么后果,因此他想做得更好。他给予员工们足够的自由,让他们更好地完成工作。他为快速成长的贝塔斯曼公司建立了一种分散化的体制,并且把权力下放至很多能人手中。他把自己看作是员工的合作伙伴,以同事的身份和员工说话。他自始至终都信奉“所有权与责任共存”。他和妻子莉兹·摩恩 (Liz Mohn,中文名:孟丽致) 一起致力于确保“回报社会”成为公司使命不可或缺的部分。


作为一名企业家,莱茵哈德·恩的伟大人生成就在联邦德国历史上并不多见。恩为公司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使位于居特斯洛的Christian出版公司能够在六十年里发展成为如今的贝塔斯曼集团:欧洲最大的传媒公司,业务遍及全球,员工总数超过10万人。集团旗下子集团包括:RTL——欧洲最大的广播电视公司;企鹅兰登书屋——全球最大的大众图书出版商;古纳雅尔——欧洲最大的期刊杂志出版公司;欧唯特——由原来的印刷业务发展而来服务供应商。由莱茵哈德·恩早年成立的读书俱乐部目前仍在运营。在整个贝塔斯曼集团中,基于莱茵哈德·恩个人信念的企业文化继续盛行:伙伴关系、创业家精神、创造力、社会义务构成了如今“贝塔斯曼企业文化”的核心。


公司初期的迅速扩张让年轻的恩夜不能寐。首先,公司快速扩张的花销超过了本就不大看好公司前景的银行愿意提供的资金支持。当时认识恩的人说,和其他创业家一样,“恩像小狗一样被银行折磨”。最后,恩不得不求助于他的员工们。恩向员工展现他的创业家精神,并激发员工的创业激情。他呼吁员工们竭尽全力重建公司。作为回报,他们将得到公司利润分成——现在贝塔斯曼集团依然实施这种伙伴关系制度。


业务和文化和谐共处

 

在事后看来富有远见的举动,对于一个专注的创业家来说却是理所当然。“我问我自己,我到底该怎么做,人们才会和我一起重建公司。他们都想有自己的房子,想要稳定的工作。”他一点也不在乎因为早先倡导员工参与管理而被一部分人称为“Red Mohn” (红罂粟) (编者注:Mohn在德语里是“罂粟”的意思)。


恩在很多事情上领先于他所处的时代,和许多勇于创新的开拓者一样,摩恩也经历了从经常被嘲笑,到为人所叹服,再到受人尊敬的旅程。他认为把员工当作伙伴并不是一种权力倾向,而是一种企业文化,是公民权的表达以及对社会的责任感。


德国前总统约翰内斯·劳 (Johannes Rau) 曾称,莱茵哈德·恩看待员工的观点是“商业和文化和谐共存的典范”。


如果有人把贝塔斯曼集团发展为跨国公司道路上的每一次成功和每一个进步都归功于莱茵哈德·恩的个人才能,那么这个人不仅是在掩盖历史,也是在为莱因哈德·恩贴上一个他绝对不会赞同的标签,更是忽略了莱茵哈德·恩建立的贝塔斯曼集团理念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摩恩很早就开始把责任下放给管理部门。无论是在印刷、装订还是销售上,他都能合理授权,迅速把相关业务线转化成独立部门。


莱茵哈德·恩希望这些部门的经理像独立企业家一样经营各自的部门。他信任经理们,并且给他们足够的自由。时至今日,贝塔斯曼集团的经营决策权仍然掌握在运营日常业务的员工手中。权力下放造就了企业的多样性,也让公司的思想家和战略家莱因哈德·恩早期就可以集中精力关注大局和重大问题。他通过这种方法应对所有挑战,俨然成为贝塔斯曼辉煌历史的一部分。


积极寻求新观念

 

1949年末,公司状况岌岌可危,几近破产。莱茵哈德·恩手下的销售总监对他说:“如果人们拒绝买书,那么我们不得不主动把书送到他们面前。”莱茵哈德·恩相信了他的能力,并欣然接受了这一观点。一个伟大的观念就此诞生。


1950年6月1日,贝塔斯曼Lesering书友会成立。这个主意随即取得了巨大成功。一年后,书友会拥有了十万会员,四年之后,会员数已达到一百万。贝塔斯曼Lesering书友会很快成为战后德国经济奇迹的代表。


恩选择用新观点来处理任何困难。他曾说:“有的人喜欢啤酒,有的人喜欢躺下享受阳光,而我喜欢思考。”当别人满足后,躺下放松时,他却不断问自己,我们如何才能做得更好。


对新道路、新方法的不懈探索始终是他天性的一部分。恩对他的管理人员和员工要求很高,因为他自己时刻准备着为公司献出一切。贝塔斯曼的员工知道,恩会为了他们做任何事。整个贝塔斯曼公司都可以感受到这种精神的存在。


当德国百科全书出版社拒绝为贝塔斯曼旗下的书友会提供授权时,恩马上成立了词典编辑部门和地图机构。当唱片公司拒绝为贝塔斯曼音乐俱乐部授权时,他成立了Ariola。借助旗下Heintje、Udo Jürgens、Peter Alexande、Robert Stolz等艺人,Ariola很快成为了德国最成功的唱片公司。


随着贝塔斯曼业务的拓展,书友会进入越来越多的地区。1962年,书友会进军西班牙,七年以后,又拓展了南美市场。法语书友会France Loisirs于1970年成立,并很快成为德国境外最大的书友会。

贝塔斯曼的崛起,无疑可以让公司成为全球主要的蓝筹股公司之一。但莱因哈德·恩并不认为这是唯一的选择,更不是最好的出路。



注重实践,脚踏实地,保持理性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恩把他所持有的大部分公司股份转移到贝塔斯曼基金会。基金会成立于1977年,带有创业家莱恩哈德·恩鲜明的个人风格,也折射了恩的人生信条“所有权与责任共存”——德国宪法的精髓。此基金会独立于任何政治组织之外。


他将这种讲求实际、实事求是和理性的方法贯彻到公司所有的重大决策中,包括:当他达到自己设定的经理年龄限制(60岁)时,卸任董事会主席,成为监事会主席;十年后,他从监事会辞职,为基金会工作,管理所有者权益和投票权的转让。摩恩认为他作为领导者并不是一种特权,而是一种对公司、员工乃至整个社会的义务。


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机构和改革促进者,贝塔斯曼基金会致力于将恩在业务领域的理念融入社会领域。在阐述基金的目标时,恩曾说“我希望有一天科技主义者能认识到人们潜在的力量。成功与合作相互依存。”


尽管恩渐渐退出了公司日常运营,但直到去世前,他都一直在殚精竭虑,总是提出一些棘手的问题并不断寻找新的答案。他撰写了无数论文和书籍,阐述作为一个创业家的感触,他的管理方式以及对社会的责任。


晚年的他专注于个人的精神世界思考。他曾不断改善和测试公司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技巧,同时也对其他机构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的灵感源泉和他的思维一样没有局限,令局外人常常觉得摩恩的思维方式与众不同。


即使在88岁高龄时,他仍坚持按时到居特斯洛集团总部的食堂吃午餐。在从贝塔斯曼基金会到贝塔斯曼集团总部的路上,他总是和每一位员工打招呼,甚至和年轻人开玩笑。那些看见过这一幕幕的人,就会清楚地意识到贝塔斯曼就是他的生命。这些都会提醒员工们意识到贝塔斯曼与其它规模相当的公司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在贝塔斯曼,他是一个楷模,以独特的方式将自己的态度融入到责任共享与伙伴关系的精神中。


莱茵哈德·恩曾获得联邦德国颁发的功绩勋章,以及不计其数的奖项和表彰。他拥有德国明斯特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是罗马俱乐部(Club of Rome)的荣誉会员。作为思想家、慈善家、公民和公司创始人,他获得了诸多荣誉。1998年,他被尊称为“世纪创业家”。